星桥。

余生谢你相随。

置顶。

廖清。


莫约是个写手,语c混点儿,想当簪娘,闲下来打打王者,有心上人,日常想逼逼叨叨男神。


沉迷咔酱,疯狂咔厨。

胜出主,大三角吃。

全职本心,我爱张佳乐。

cpy都看着。


感谢相遇。

欢迎找我玩?


【胜出】请问六缺一个爆豪同时上线我们能召唤神龙吗(上)



沙雕脑洞。

ooc有,逻辑无

雄英咔x雄英久

总感觉幼儿园咔+小学咔+折寺咔+雄英咔+职英咔+退役咔=烟花大赛=出久修罗场



——

在一个普普通通的白天,阳光还格外明媚。

绿谷出久的手上缠着几层绷带,冰镇的饮料瓶外的水珠在上面印湿了浅浅一层痕迹,他将饮料换了个手拿着,几番犹豫走到了自家幼驯染的房门口。

尽管那天晚上的一战已经让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小胜今天还答应了和自己一起做战斗分析的请求,虽说一脸不耐烦就是了,不过多年来的恐惧心理,果然还是不那么容易改变啊。

绿谷出久深呼吸,心里想起今天相泽老师无意间跟他说的,小胜似乎是出门时不巧被波及,中了奇怪的个性,有点担心,就看看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绿谷出久的手刚要敲在门上,里面却好像是有感应一样的,爆豪胜己的宿舍门,开了。

开门的爆豪胜己,和身后五个不同型号的他自己齐刷刷抬头,怀着不同的情绪默契十足喊出了。

“Deku。”

绿谷出久看着面前的一排大小型号各异的爆豪胜己,张了张嘴,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身着雄英制服的爆豪胜己单手压了压额角一副烦躁到即将爆炸的样子,他这时候才记起放开门把手,转头冲朝着身后的各种自己不耐的开口。“哈?闭嘴吧,喊的这么齐不如去参加朗诵比赛算了,一群废物。”

除了看起来最年长,穿着便服的单手提起还在挣扎的最小一号的,看起来像刚上幼儿园的那个远离了战场,剩下的爆豪无一不开始了混战,屋内因爆炸产生的硝烟味越发浓烈,绿谷出久揉了揉自己的眼,不自然的咳嗽了声,将目光投向朝自己走来的放大版幼驯染。

未来的爆豪胜己压了如今才十五岁的绿谷出久一头,他的肩很显然更宽阔了,轮廓棱角也明晰了更多,身上有了阅历和时光留下的沉稳。


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一样,爆豪胜己俯身与他对上视线,此刻那双暗红的眼里盛着绿谷出久从未见过的,属于爆豪胜己的温柔。

“Deku…”喑哑缠倦的声线夹杂着轻笑,面前的爆豪胜己直起身,伸手比了比两人的身高差距,绿谷出久感受到发梢被蹭过。“好小啊,不过比起你以后的样子果然……”

说到一半本能的感受到身后的危险,向旁边一侧身拉开了和绿谷出久的距离。

“离他远一点。”身着战斗服的职英爆豪不爽的瞥了眼他们,收回了刚刚对着退役后的自己发动个性的手。

退役后的爆豪的目光划过他的脖颈,那是一根穿绳的挂饰,被很好的藏在了战斗服里,有些意外的挑眉,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职英爆豪回敬般看了看他的左手,在场唯二的成人交换了心照不宣的秘密,也在心底嘲讽了一翻剩下几个小屁孩。

绿谷出久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个退役后的爆豪胜己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戒指。


tbc